王大拿

感谢你们,只要坚持下去就会有奇迹


一个人说啊,是单口相声;两个人说呢,是对口相声;九辫说吧,那就是对脸儿相声。

找文,张劳西的重生文

占tag先致歉😹今天突然好奇有没有张劳西的重生文啊?感谢感谢

出道大吉啦,排面安排上了y( ˙ᴗ. )耶~ps小凡开封太难抽了,反复几十次╮( •́ω•̀ )╭

菜鸡互啄

这么沙雕的文我不允许它没有热度

酉鬼:




李洋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李洋抢地主这件事儿是习惯。李洋自信打牌技术,当年的家教老师都得跟着你洋哥学扑克。赌圣还看什么牌啊,重点从来不是发到什么牌的运气,是你洋哥的技术,划重点。
但这次,碰上个对手。倒不是说他牌打得多好,而是非跟你洋哥抢地主。洋哥也不是说不让别人叫个地主,毕竟洋哥这么大肚的人,就是碍不住,两人对战了没五十盘,也有二三十盘了,退出了再找地儿,还碰上。
不争馒头争口气,这地主还非得抢上不可了。洋哥除了抢地主,还烦他一到自己就发什么“我等的花儿都谢了”,实在太烦人。这脾气就上来了,是男人,就敢杠上,拼得就是脑子足够快,手速足够稳,咔咔咔就发牌,马上就催他。一盘一盘飞速进行。
小学生的牌品都要比他们好太多。
输赢参半,中场休息,李洋“哐”撂下手机,“啊啊啊”挠炸了自己的兔子毛:“啊!是小学生吧!叫爸爸!啊!什么素质啊!不好好念书!还打什么牌啊!”
李洋好生气,觉得这口气不能忍!你洋哥顶天立地,江湖上混了这么久,赌圣的名头是白来的吗?再来!非把他的豆子输得比脸还干净不可。
你说巧不巧,没电了。这个事儿,就很不好,显得你洋哥好像怕了逃跑了似的,没面子了,不行。
“我数据线呢!”洋哥跳着jio地喊着。玄学,就是指你找这样东西的时候找不到,但是你都下单买到新的了,它又自己出来了。李洋正处于,疯狂地找,但就是找不到这个阶段。
接下来的十几天里,但凡打牌遇上那个人,什么都不说就是硬钢到底,某宝卖欢乐豆的,连续一阶段的进账非常开心,店家出于感恩,赠送了两位vip5000豆子,并表示:“有空常来啊!”


李洋准备看电影了,旁边是备好的纸巾,因为今天这套衣服还蛮贵的,勤俭持家,还是不要眼泪鼻涕往上擦了。这部片其实是第三次看了,好的电影需要反复赏鉴,今天再看,开了一下弹幕,可以看一下别人的发言,分享一下感受,了解一下思想,非常的莎士比洋。
感人的地方到了,李洋都准备好抽纸巾了,一下皱了眉头。如果没有看错,方才过去那一行,是自己上一遍看时候留的弹幕,那么现下这一句,是在针对我。他说:“前面那个说二刷打卡的,我都三刷了。”
李洋觉得他在针对自己,他在说自己是个垃圾,虽然旁人完全感受不到,但你洋哥的阅读理解是满分的,他操起了键盘:“看片在乎的难道是次数吗?我只看两遍都比你强。”
第二天李洋刚迷迷糊糊睁开眼,就摸到平板,用力抬起眼皮,往弹幕记录里看,弹幕说:“两遍,评论里见。”这是挑战书啊,真男人就敢直面挑战书,修长手指飞速滑动屏幕,一下拉到评论区。
“我一遍就比你强。”
李洋嘴角勾了一下,划出个冷笑,指甲碰着屏幕“哒哒”声响:“再讲?”你再敢讲一句,洋哥非给你一大嘴巴巴。
第三日,李洋闭着眼摸开了屏幕,眯着眼看向评论区。
“咋的。”
“再讲。”男人嘛,绝不是逞一时之勇,持久力也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日:
“咋的。”
“再讲。”
......
李洋每日打卡,再打开斗地主,非常习惯了。评论区围观的路人也非常热闹了,为了不打扰这层评论的完美建筑架构,自觉楼中楼,插科打诨,或者夸两个人“持久力真棒”。点赞围观,热情直播。甚至还有热心粉丝,是的,“再讲-咋的”的狂热粉丝,积极筹备,认真打理评论区,但凡插了楼的全处理了。
李洋看着管理规范,干净整洁的界面,在一日签完到的睡眼中,满意地点了点头。突然觉得哪里怪怪的,又说不出来,算起来,自己是凭着两个字火了啊。不愧是你洋哥,不靠脸不靠才华,光光两个字就能散发出迷人魅力,太优秀了,没办法。


卜凡这局游戏,打得非常上火,借了旁人的电脑,用着胜率不高的账号,说好了给朋友吃几把鸡,分给上去。碰巧匹配到了个猪队友,输出大概是全靠吼。打得不准就算了,还得靠自己救他, 没多久就残血,还不知道自己捡点血包饮料。跟着自己跑还能从石头上摔下去。
“你是小学生吗?”用了变音器,要有名人的自觉性。
“不是啊,你是吗?”魔幻的声音,也不是真声了。
“我不是啊。”卜凡挑了挑眉毛,自己这技术,还能被质疑成小学生?
“不是你这车开成这样?刚刚差点跑不进圈。”对面的骂骂咧咧,气得卜凡一个错愕,他怎么好意思?
“你好意思怪我?要不是你连跟着跑都能掉下去,我用得着回去救你?”卜凡真想穿过屏幕拽他衣领子指着他鼻子好好教育教育。
“哈,我用你救?哎哎哎,你这车开哪去!那边有人,你是猪吗?”
“你才是猪呢。”或许你有没有见过小学生玩的拍手游戏,常用术语有:
“反弹。”
“你还说你是小学生,还反弹。哈哈哈哈哈哈。”变了音的笑声格外尖锐。
卜凡气得想一枪嘣了猪队友:“你有毛病啊,不知道网络文明用语啊,人也打不死,苟也苟不住,你还好意思笑笑笑。”
“你说谁有毛病啊,啊?我告诉你,我是特意为了带带你,不然早就不是这个节奏。你个大西瓜。”对面尖锐的跳脚声音伴着卜凡精准秒人的枪声。
“我香蕉你个大苹果。”
“嗨呀,你再讲。”
“咋的。”
“再讲!”
“咋的!”
这个语气,似乎有一点熟悉。
“你!有本事加———-这个微信!我还骂不过你这个小学生了!”凡子吼着,在对面的“加就加!我害怕你啊!”之中,终于,还是被结束了这一局。


微信界面的红点终于是出现了,谁想到有朝一日,弄了个小号竟然是为了骂人。发送邀请的号,头像是个普通的简笔画,几十岁大爷大妈常用款。
“怎么个意思啊。”先声夺人,气势一定不能输。
“你几个意思啊。”对面迅速回应。
“你发个照片,证明自己你是小学生吧。”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只要个子没我高,长得没我凶,全能撂趴下。
“你叫我发我就发呀。”对面发个白眼,“你也发。”
“发就发。”打开相册,是不是发个陈博文顶替一下比较好,但是陈博文长得不太能打。就把自己照片截一部分去吧。
在发送自己下半张脸的时候,对方恰也发了张图过来。
“哟,胆小鬼,就发个半张脸。”对方一行字抢占先机。
“你怎么好意思说我?你就发了个脖子!”卜凡点开大图陷入崩溃,“你以为你脖子曲线漂亮点就了不起吗?是男人就发整张啊!”
“你以为你嘴巴长得很好亲的样子就嘚瑟了?上半张脸是怎么丑的不敢发吗?!”
丑!我卜凡凡长这么大,没听过这个字拿来形容我!
不!激将法是没有用的!
“咋的,你还想亲不成啊!你有本事你就先发,你在这儿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啥用,你就直接发!”
“咋的,还不能亲啊!发就发!我发了你不敢发你就是小狗!”
等凡子真的点开大图,观看上半张脸的时候,愣住了。
谁能想到呢,还真撞上了。

李洋窝在沙发里骂骂咧咧对面是傻子智障白痴孬种,照片都不敢发的时候,听到门口卜凡凡小心翼翼探出了头。
“哥哥啊。”卜凡凡眨眨眼,惨兮兮地看着李洋,手指头扒着门边边。
“咋啦。”李洋带着自己的怒气冲冲转头看向他。
“哥哥,你长得太好看,眼睛就勾人,嘴巴也是很好亲的样子。”卜凡凡语气真挚的点着包袋配合节奏。
“我知道啊。但是你干嘛突然夸我。”李洋眉头一皱,“你背着我干什么了?”
“哥哥你长那么好看,我也没想到你在网上叭叭地骂人。”卜凡凡带着委屈的语气,“谁想得到呢是吧。”
电光火石,卜凡凡好像看到海面上狂风卷起千层浪了,呼啸而过,冰冷海水往脸上直刮的生疼。
李洋的眼底火光迸射半天之后平静下来了:“我也没想到,你长得那么可爱,还那么会抬杠。”这能怎么办,只能宠着呗。
谁让这嘴唇太好亲。


李洋毛茸茸脑袋靠在卜凡肩窝里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可能存在的奇妙巧合。
他扭着头趴在卜凡耳朵边呼着气:“叫地主。”
卜凡浑身一僵:“抢地主。”
“我去你个大香蕉吧!果然是你!你竟敢追着老子抢地主!”李洋猛地坐起来,挥手就要给他一大嘴巴巴。
“咋的!还能怪我啊,哪有人每盘都要做地主的!”卜凡非常灵活地躲开,只是不敢还手。
“老子技术好,老子乐意!”李洋掐住卜凡的脑袋疯狂摇晃。
“你有本事别输我豆子啊。”

战争随时爆发,
两只菜鸡互啄。


谁还记得那个古早的年代,我们嗑cp还不叫嗑cp,叫追王道😂

小嫦娥(一发完)

🐴住了

喝风少女:

他们不属于我
但ooc属于我√
不好吃的话请及时退出√
谢谢您的喜欢!♡
希望您天天开心!♡


bgm:小嫦娥


大户人家的傻儿子馕×小嫦娥辫


————————————————————


这是个小村子,百十户人家,村中弯弯曲曲流过一条清亮的小河,把小村劈成了两半。


这村子的东头住着一间大户人家,姓杨,说之前做的是绸缎买卖。再说说这有钱人家的孩子,这户传到这辈儿就一根带把儿的独苗。杨老爷子晚年得子,给儿子取名——杨九郎,九,中国人认为最大最好的数字,自古就有九五之尊,帝王之称;郎,谁不想自家孩子长成个翩翩少年郎?杨老爷天天把孩子宝贝地不行,真真的含嘴里怕化,捧手里怕摔,杨夫人都快看不下去了,天天皱着柳叶眉说,哎呀!别宠着了!你老宠着非得宠坏了不可!话虽如此,但听隔壁王婆说,每天溪边打渔小伙儿一上来,那最好最新鲜的大鱼还不是叫她家买了去?


只不过这杨九郎在溺爱下竟没成个纨绔子弟,倒也是,这杨九郎啊,听说打小脑子不大灵光,从未想着要接过家族大业,不好好跟私塾先生念书,但也没有什么狐朋狗友,天天最大的爱好就是挥着赶鹅的小竹棍哄着自家六只大白鹅,天没亮就往村西的小河边跑,风雨无阻。他喜欢就让他去吧,大不了日后娶个能干的媳妇,生个大胖小子,我再教小孙子。杨老爷看的倒开。那时杨老爷子还没预见,这能干的媳妇是找着了,可惜大胖孙子怕是抱不上了。


杨九郎喜欢小河边,喜欢每天往河堤嫩草地上一坐,头顶云卷云舒阳光正明媚,照得河水透亮极了,哗哗作响,身边的柳树在春风吹拂下开始抽条了,从地下钻出来不知名的花花草草。啊,春天了,杨九朗看着自己的大白鹅们吃了睡睡了吃,心情好了还曲项向天歌,小日子过的好不滋润。一切都很美好,但这都不是杨九朗最喜欢的,他最喜欢的是河对面美丽的小嫦娥。


他没见过小嫦娥本人,只是在河对面远远地望着。他也不知道小嫦娥是不是叫小嫦娥,不过他大概知道小嫦娥是唱戏的或者唱歌的,因为第一次见小嫦娥是个晚上,那天杨九郎一如往常在河边睡着了,这回睡的有点长,一觉醒来,大玉盘子般的月亮都挂在天上了,杨九郎不知具体几点,但肚子里的声音告诉他该回家吃饭了。初春夜晚的小凉风一吹激的人哆嗦着起一身鸡皮疙瘩,急匆匆站起身,数数自己的大白鹅够不够,便拔腿往家走。


就在那时,一阵歌声飘进了他的耳朵,以杨九郎的文凭听是听不懂只觉得那曲子调调很是抓人,于是他扭过头,眯着自己的小眼细听,动动耳朵寻找声源。那天月亮很圆很亮,他转身便看见了河对面的唱着歌的人,那人负手而立,轻轻瘦瘦的,穿着竹青色的大褂,怕惊着人唱一样,月光是那样温柔地洒在他的身上。他在发光哎......那就是神仙吧,这么多年,杨九郎的眼睛头一回睁那么大,滴溜圆,连大气都不敢出,因为娘说过惊扰了神仙可是要沾上坏运气的。他不知到那人叫什么,隐约记得先生讲过月亮上也有位天仙,叫什么鹅,哦对对,小,嫦,娥——。估计就是那人了吧。自那天起,杨九郎心里就住人了,啊不对,在他心里,就住了个小嫦娥。


打那以后,杨九郎溜鹅溜的更有劲头了,鹅都快溜瘦了还,恨不得驻扎在小河边, 日日盼着心里的小嫦娥。


又是夜幕低垂,杨九郎上眼皮已经开始和下眼皮打架了,但凭借对小嫦娥的一腔热血杨九郎硬是撑着混沌的头脑不肯回家。六只大白鹅早就上了岸,卧在杨九郎身边,脑袋往翅膀里一扎,没了声响。
静悄悄的夜有蟋蟀的叫声和着水流声。突然有一束白光穿过了杨九郎的眼皮,将他从睡梦中唤醒。睁开小眼,朦胧中,好像是,爹?娘?还有阿福,和......啊!!!“小嫦娥!!!!!”杨九郎浑身过了电一样清醒,不会有错的,杨九郎可以用自己的大白鹅担保,眼前这个瘦高瘦高的人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嫦娥,那个气质,那个身形,定点儿不会错,窜起来的杨九郎指着张云雷啊啊啊啊半天屁都没放一个。


“瞎说什么呢!这是张先生!你这孩子怎么不知道回家呀,要不是张先生领着我跟你爹找你,我俩得急死啊!快说谢谢!” 杨夫人恨铁不成钢在旁边轻轻把这个不知道有怎么不灵光了的儿子的手拍了下去。


“啊啊!小嫦!小嫦娥!!!”杨九郎眼都不敢眨一下地盯着张云雷,活像个三岁见到针头的小孩儿,手紧紧拉着杨夫人的衣袖,镶金丝的袖口都给攥皱了。


“唉,犬子今日不知又怎么不对了,多有得罪,改日一定登门拜访!” 杨老爷对张云雷拱了拱手以示谢意。


张云雷摆摆手,“不必,举手之劳罢了,”又笑眯眯地用指尖轻点了一下杨九郎的大脑门,“我啊,叫张云雷,要记住了,下次再叫别的我可就要打你了。”
这一笑啊,笑的杨九郎春心荡漾,刻在了他那记不住多少事的脑海里。


登门拜访之日,阳光正好,杨九郎早早地起来穿好衣服,脑袋上顶了一个自己最喜欢的一个瓜皮帽,也不溜鹅了,抿着小嘴,俩小眯缝眼往天上一瞅,若有所思一样端端正正坐在门坎上等着杨老爷起床。


里屋刚叮啷当啷一阵碗筷瓢盆相碰的音儿杨九郎就腾地站起来,三步并两步就往屋里冲,“爹呀!!!别吃了!!你这吃完别说小嫦娥了,黄花菜都得凉了!!”
直到被拽出门前一刻杨老爷还在惋惜自己那碗热腾腾的鲫鱼粥还差两口。太可惜了。


可惜了,这一次出师不利,张云雷前脚刚走,杨九郎他们就到了。


这一次认了路之后,杨九郎除了溜鹅,每天多了一项任务。去张云雷家门口蹲着。这能蹲到的时候不多,十次里能遇着四、五次就不赖。遇见张云雷了,张云雷就带着他往县城里跑,吃吃喝喝玩玩逗逗。张云雷身上香香甜甜的勾的杨九郎心里的一个小种子发了芽,这不光亮的小脑袋里有了一种二十来年没有过的感觉。


“呦?奇了怪了,杨小瞎这是成精?看这鹅眼挺大的也不像他啊。” 张云雷刚走到家门口还疑惑这小呆子今儿怎么没来呢?还说带他去逗蛐蛐。就听一阵响亮的“嘎嘎嘎——”声从不远处过来了。就瞅见胖乎乎一只大白鹅从远处摇晃着滚圆的身子大摇大摆的溜达到他跟前。张云雷觉得可乐蹲下来仔细一瞧,这鹅翅膀上还写着点字。


歪曲扭八的大毛笔字,比他那个小侄儿写的还难看
——我


“哎呦?这还有第二只鹅呢?”


——想


“三只了,大户人家啊。”


——娶


“不过这字太臭了!”


—— 你


“可以吗?”
四只鹅的小队伍最后一个,是杨九郎,整张大圆脸红的像刚出锅,一直红到了耳朵尖儿。


“可以啊,不过啊,今儿先去逗蛐蛐 。”

【卜洋】愿者上钩 番外

greyyyairplaneee:



hk好像下不来雪


我就编的 你们别太当真






前文:ch1  ch2  ch3  ch4  ch5  


        ch6  ch7  ch8  ch9  ch10 


        ch11 ch12  ch13 ch14最终









大家好,我叫李二狗。
这个名字听起来不太文雅,我爹不喜欢,但是我已经习惯了,周围的人也习惯了。
隔壁的小孩都喊我二狗仔,

“二狗仔,翻学啦!”
你看,又叫我了。

我生气,在被窝里蹬腿。
等到师父在狠狠拍门,就不能再躲了。
师父大步走进来,掀了被子,一只手把我从被窝里捞出来,一只手还得在我屁股上狠狠来几下。

被窝外面太冷了,实在不想去上学。
可惜我爹就在学校教书,我连逃学都逃不成。

憋着一口气走在上学的路上,隔壁家的细仔还不停找我搭话。
“诶诶,你家今年准备舞狮咩?”
“不知啦,好像冇啊。”
隔壁家的细仔很失望,嘴都瘪下来。
“你师父舞的狮最好睇啦,不愧是北佬。”

这句话我心里听的舒服,脸上还假装没事。
“快啦,要迟了。”
“还不是你赖床!”

寒冬中的油麻地,周围两排武馆跌打馆全都张灯结彩的准备过年了。
这个时候还上什么课,我在心里嘀咕着。

来了学校,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一整天都不要碰见我爹。

我爹叫李振洋,在我们小学教国文。
既温柔,又严厉。
我很喜欢我爹,他又好看又有文化。
可要是在学校碰上我爹,我爹皱着眉看我一眼,我就觉得浑身不对。
校服没穿称头,或是别人又给他告状了。

只要我一在学校闯祸,有时是掏鸟蛋,有时是翻院墙。教员便会讲我。
“李先生霁月清风,怎会有你这般的仔!”
这就不怪我爹了,我确实不是他的仔。

我爹是在路边捡的我。

我打记事起就在路边胡混,没爹没娘,没人看顾。
那天蹲在一个房顶,拿小石子扔来作弄人。
一位穿了一身白的男人过来,那时我穷的饭都吃不起,百般见不惯贵气的人。朝着男人的头就扔过去。
我一向准头不错,那次却失了手。

那男人一扬手,接住了石子。
抬眼看我,满脸的笑却看得我直打冷颤。

那可是夏天啊。

他摆手让我下来,问我是不是无家可归。
我点头。
他手上提着只烧鹅,馋的我流口水,他问我要不要跟他回家,我想也没想就答应。
后来又问我愿不愿意改姓。
我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有什么不愿意的。

就因为那只烧鹅,
那男人成了我爹。

我姓了李,因为李家镖不传外人。

后来我爹带我去找我师父,他们俩住一起,所以带我去找师父也就是带我回家。
我师父姓卜,在油麻地一众武馆里是唯一一个教北方拳法的,没有入室弟子,也没有老婆孩子,可能因为性格很臭,只有我爹忍得了他。

我师父开的武馆不算大,一楼练武,二楼住人,住的师父跟我爹。
我住阁楼。
来练武的徒弟也不多,港人多还是爱咏春。
开这武馆,教武挣得不如给人正骨多。

我师父一开始不喜欢我,但也没徒弟啊。我爹把我领回家,师父捏了捏我的膀子和腿,不情不愿收了我当徒弟。

就这样,我过上了有家的日子。
虽然每天早晚练功,白日里还要上学,
虽然家里只有师父和我爹两个臭男人相依为命,
生活还是美好的。

哦对了,我家里还有个二姑。
二姑偶尔来帮忙做些家事,看看我爹好不好。
我爹身子弱,好像是因为有旧伤,好在香港气候还蛮好,一年年的在好起来。

二姑很奇怪,她有时会叫师父卜大帅。
我问她,什么叫大帅。
她说,就是带兵打仗的大人物。

我看着坐在门槛上逗隔壁小孩儿的师父,实在不像。
二姑真是奇怪,还想哄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我都可以帮忙上街买菜了。

一下学我便跑出去,荷包里装着钱,因为我爹说晚上家里要来客,让我去买烧鹅。

上酒楼买了烧鹅,我捧着宝一样往家里走。
细仔叫我去玩,我不理他。
我对家里要来的客人充满好奇,也对烧鹅垂涎欲滴。

还没到门口,我就看到了穿军装的人。
“小叔!!”
我拎着烧鹅跑过去,小叔接过我,把我举高高,抱我进屋。

我小叔这才是大人物啊。
腰间别着枪,穿着军服的正是在香港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李英超将军。自从他成了我小叔,路边的小古惑仔都不敢欺负我。
据说我小叔的枪法一级棒,打了不知多少日本人。
威风着呢。
小叔一点也没有军人满脸横肉的狠相,长得秀秀气气的,还总是给我糖吃,我怎么能不喜欢。

“你个臭小子!只看到你小叔,看不见你岳伯伯!”
说话的人坐在屋子里的太师椅上,转着手里的串儿。

喊这话的是我师傅的把兄弟,本来可以叫声大伯,可小叔也叫他岳叔。
按理,我叫声爷爷不亏。

但我也看到了岳伯伯手旁放着的盒子,我一个聪明蛋怎么会吃亏。
“诶!伯伯好!”

岳伯摸我的头,给我小礼物。

他每次在香港下船,会给我带点东西。
岳伯伯做远洋生意,带给我的都是稀奇东西。有些玩意儿细仔听都没听过,够我在学校显摆好久。
这次是亮黄色的小汽车,拧上发条还能自己跑。

我马上就被吸引了,蹲在地上玩起来。

“老岳!你又给这崽子买啥了?每天就知道玩儿!功也不好好练,学习成绩还吊车尾!也不知道是像谁!”

师父又在练狮吼功了。
我才不理他,反正叔叔伯伯都在,他不敢打我。

“凡子!你怎么还这么教孩子?这样太不科学了!性子也不改改…”
岳伯拦住了从房里出来的师父,开始数落他。

“诶,孩子小时候皮,长大了有出息。凡哥你看我,活生生的例子啊!”
我小叔也帮我,我更不怕了。

赶紧玩小汽车。
小汽车的车门还能打开呢,真好。

我玩的目不转睛,突然有人摸我脑袋。

“你这会儿玩了,回头拿到学校去给同学看的时候有了划痕可怎么办啊?”

我抬头,看到我爹。
爹刚从外边儿回来,大袄上缀着的白色毛领毛茸茸围着他的脸,都给冻白了。

我觉得我爹说的在理。
哦了一声,把小汽车捧了起来。

我师父跟岳伯不吵了,岳伯转过脸对我爹笑嘻嘻的打招呼,小叔跑上来拽我爹的手。

师父看着我爹。
“回来了,外边儿下雪了?”

“嗯,把后边儿煲着的汤端出来,开饭吧。”

外面下雪了吗?师父怎么知道?
我疑惑的抬起头,啊,原来爹领子落了雪。
师父什么时候这么细心了,白毛上面落了雪都看得出。

桌上已经摆上了火锅,岳伯一边调侃我师父手艺不错,一边落座。我去给他倒了杯热茶。
他跟我爹一样有过伤,外面冷,刚进来身子不舒坦就要先喝热茶。
我问我一个小孩儿怎么知道?


都是师父教的。

岳伯伯说我乖,要给我压岁钱。


我偷偷收了,准备留着后天去租小人书看。

爹让我去后边儿端饭。
平时那碗最大的都是我的,今天我把那碗放到了小叔面前。
小叔打仗肯定累,得多吃点。
我今天赖床躲了晨功,不太饿。

我师父拎了一瓶酒,给大家都斟上了。
“来来来,都喝点。小弟也喝点。”

我坐到凳子上,正准备扒饭,突然想起来了。
从椅子上滑下来,把小汽车捧到一旁的橱子上,再回来吃饭。
可不能弄坏了。

我爹笑眯眯地看着我,摸我的脑袋。

“惜安真乖。”

嘿嘿,我笑着摸头。


哦对了,忘了说我的大名叫李惜安。
珍惜的惜,安宁的安。
我爹说,要珍惜眼前的安宁。

我当然珍惜了,好吃好住都是爹和师父给的。
我长大一定会报答他们的。

可我老觉得这名字不只是让我惜安,因为师父每次喊我大名,都会指着我爹说他“花样多”。

我二姑给我说,“惜安”也是一个地名,我爹在那儿使出了人生中最好,也是最后的绝手镖。

我也弄不清什么叫最好的镖,镖不就是中与不中吗。

我爹意味深长的说,绝手镖只有一支,因为人一生要做好一件事都很难了。


而最好的绝手镖是为了保护,才存在的。




我看着桌上的大人们,喝到面红耳赤,甚至喝到掉眼泪,也搞不清楚原因。

大人们真奇怪。

【卜岳】A rush(二)

奶味糯米糍:

ABO 相亲 先婚后爱 带球跑
(跑不远的 别期待了)
全文occ 卜岳洋灵都写
前期洋灵不出场 所以不带tag

最近几天沉迷竞技体育
而且明天又要开始搬砖了 所以耽误了更新
真滴是我的错 我会更加努力的
要多多给我小心心pick我噢!
还有评论 我真的很爱看




(二)




“唔。”昨天岳明辉在外滩酒吧喝得迷迷糊糊的,后半夜才摸进家门,正好赶上周末,他就躺在房间里名正言顺地补了个觉,直到太阳都晒屁股的时候,才慢慢醒过来。




岳明辉翻了个身,抬起手垫在后脑勺下,另一只手从被窝里伸出来,阳光打在他奶白的小臂上,轻轻地拂过他小臂上的黑色纹身。他的手在床头柜上摸了两下,眯着眼睛给手机解了锁。




“你好,我是卜凡。”岳明辉的微信页面上有好几条未读信息,这条昨天23点10分发来的信息夹杂在其中。




岳明辉翻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还愣了几秒,寻思了半天这人谁啊。“靠。”刚加上的相亲对象,自己就这么晾了人家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怕是要凉。




“不好意思啊,兄弟,昨晚没来得及回复。我叫岳明辉。”岳明辉随手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拿着手机,声音还粘粘糊糊的,给Katto回了条语音,说到“岳明辉”的时候还稍微顿了一下,语气还带着一股没睡醒的劲儿,哼哼唧唧的。心里不由得吐槽道,这自我介绍也太官了,是面试啊还是咋的。




勤快青年卜凡在家吃完饭,碗都刷完了,靠在沙发上开了一局吃鸡,关键时刻,妈耶谁给发的信息啊,卡了,凉凉,被队友逮着就是一顿骂。




“行不行啊,兄弟。”




“技术那么差,就别出来祸害别人啊,无语。”




卜凡心里窝火得不行,谁给发的信息啊,靠!靠!靠!




Pinkray发来的一条语音信息,Pinkray?昨天那个相亲对象?骚得一逼,朋友圈里不是秀身材的大肌肉块子的挡脸半身照,就是定位外滩某酒吧黑漆漆的酒桌照,还仅展示最近半年的朋友圈,昨天晚上给发的信息,今天下午才给回,真是服了,卜凡在心里给这位素未谋面的相亲对象画了个叉,这个人不真诚。而且,讲真的,不是歧视啊,卜凡自己性格挺居家的,做做家务,打打游戏,不是工作、健身,就是宅在家里或者待在网吧里玩游戏。生活方面虽然能自理,但是真的很头疼处理那些琐碎的小事,比如说买床单啊,真的一件件小事太麻烦了。所以他的理想型是那种很温柔贤惠的好看小O,如果还能满足一下他偶尔发作的大男子主义就更好了。




其实卜凡是个双,男女都行,最重要的还是看感觉吧,所以当卜妈妈说要给他介绍一个男生相亲的时候,他也不反对,而且听他妈妈说的,这个相亲对象简直就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工作好。身为上进的学渣,卜凡对学霸天生就抱有一种莫名的崇拜。结果就是这么个夜店玩咖,还这么不真诚,卜凡觉得卜行。




不过,其实再听一遍,那人声音还是挺,挺好听的,哼哼唧唧的,是什么奇怪的语气啊,软乎乎的。卜凡晃了晃脑袋,心里吐槽自己,清醒点,他可是害你刚刚在游戏里被人喷了,想什么55667788的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卜凡不小心点到了,那段语音开着扩音又放了一遍,卜凡的耳朵悄悄地红了,就,就有一点点好听。






“唔。”昨天岳明辉在外滩酒吧喝得迷迷糊糊的,后半夜才摸进家门,正好赶上周末,他就躺在房间里名正言顺地补了个觉,直到太阳都晒屁股的时候,才慢慢醒过来。




岳明辉翻了个身,抬起手垫在后脑勺下,另一只手从被窝里伸出来,阳光打在他奶白的小臂上,轻轻地拂过他小臂上的黑色纹身。他的手在床头柜上摸了两下,眯着眼睛给手机解了锁。




“你好,我是卜凡。”岳明辉的微信页面上有好几条未读信息,这条昨天23点10分发来的信息夹杂在其中。




岳明辉翻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还愣了几秒,寻思了半天这人谁啊。“靠。”刚加上的相亲对象,自己就这么晾了人家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怕是要凉。




“不好意思啊,兄弟,昨晚没来得及回复。我叫岳明辉。”岳明辉随手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拿着手机,声音还粘粘糊糊的,给Katto回了条语音,说到“岳明辉”的时候还稍微顿了一下,语气还带着一股没睡醒的劲儿,哼哼唧唧的。心里不由得吐槽道,这自我介绍也太官了,是面试啊还是咋的。




勤快青年卜凡在家吃完饭,碗都刷完了,靠在沙发上开了一局吃鸡,关键时刻,妈耶谁给发的信息啊,卡了,凉凉,被队友逮着就是一顿骂。




“行不行啊,兄弟。”




“技术那么差,就别出来祸害别人啊,无语。”




卜凡心里窝火得不行,谁给发的信息啊,靠!靠!靠!




Pinkray发来的一条语音信息,Pinkray?昨天那个相亲对象?骚得一逼,朋友圈里不是秀身材的大肌肉块子的挡脸半身照,就是定位外滩某酒吧黑漆漆的酒桌照,还仅展示最近半年的朋友圈,昨天晚上给发的信息,今天下午才给回,真是服了,卜凡在心里给这位素未谋面的相亲对象画了个叉,这个人不真诚。而且,讲真的,不是歧视啊,卜凡自己性格挺居家的,做做家务,打打游戏,不是工作、健身,就是宅在家里或者待在网吧里玩游戏。生活方面虽然能自理,但是真的很头疼处理那些琐碎的小事,比如说买床单啊,真的一件件小事太麻烦了。所以他的理想型是那种很温柔贤惠的好看小O,如果还能满足一下他偶尔发作的大男子主义就更好了。




其实卜凡是个双,男女都行,最重要的还是看感觉吧,所以当卜妈妈说要给他介绍一个男生相亲的时候,他也不反对,而且听他妈妈说的,这个相亲对象简直就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工作好。身为上进的学渣,卜凡对学霸天生就抱有一种莫名的崇拜。结果就是这么个夜店玩咖,还这么不真诚,卜凡觉得卜行。




不过,其实再听一遍,那人声音还是挺,挺好听的,哼哼唧唧的,是什么奇怪的语气啊,软乎乎的。卜凡晃了晃脑袋,心里吐槽自己,清醒点,他可是害你刚刚在游戏里被人喷了,想什么55667788的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卜凡不小心点到了,那段语音开着扩音又放了一遍,卜凡的耳朵悄悄地红了,就,就有一点点好听。

看了@今天只是一棵树太太产出的《关于这世上的光》,想到了自己的经历,文中洋洋的经历我感同身受,只是我自己的点点碎碎念。
我大学时候做过近视眼手术,因为麻药过敏,所以出了一点点小事故,幸好没有后续麻烦,就是比起其他人第二天就恢复视力,我度过了漫长的一周。这一周我从模糊到只能感受到光线开始到一点点恢复视力,好像透过水蒸气慢慢消散的玻璃观察这个世界。现在回想觉着是一种奇妙的经历,用一种全新的视角观察这个世界,但回到当年只有20岁的我确实是慌了。陪着我去手术的是我妈妈,不敢让她担心,就算心里再慌张也要开玩笑装作不在意,眼睛看不见哪里也去不了,只能躺在宾馆床上努力吃东西,证明自己状态还不错,贪吃如我头一次觉着吃东西很遭罪,看不见路,甚至洗澡走路都需要人帮忙的感觉真的特别挫败,这个世界好像突然变得特别可怕,没有安全感。甚至心里想过了如果恢复不了视力以后日子怎么过,小时候学的张海迪,海伦凯勒的故事不停的在脑海里闪现,甚至特别无厘头的想也许这是天将降大任于我了,我这要成就大事业了。。。好在每一天状况都好一点,记得当时窗外远处高楼有一块广告牌,从抹糊看到一片色块到看清图案,再到清晰读出上面的电话号码,每天都有了一点小惊喜。回头看过来,当时能给予我勇气的不是医生的话,是身边的母亲,平时温柔的居家妈妈,一直在身边给我正面的影响,用轻松的情绪感染着我,我知道她其实也很担心,是我们互相支持的力量给我了踏实的心理,让我度过了那么难熬的一段时间。
一直很逃避回忆这段,今天突然想整理出来当时的想法,也算对一段经历的记录吧